用户名: 密码:
会员中心 在线投稿
| 网站首页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历史名人 | 教案试题 | 历史故事 | 考古发现 | 历史图片 | 文化 | 社会
相关文章    
您现在的位置: 历史千年 >> 文化 >> 文化研究 >> 正文
笨女人常有的想法
面试经典十四问的经典点…
面试经典十四问的经典点…
面试经典问题的经典点评
酒后吐露包二奶的经历:…
志丹县组织管理的经验与…
提高人生境界的经典语句
标准时与出生地的经度时…
易经观点 穆格拉比斯的…
农民历都有的择日用事术…
最新热门    
 
所有的经典都是平等的,但有一些比其它更平等

时间:2009-8-8 16:48:38  来源:不详
Abstract: This parper focuses on the two approaches to canon study and the various ways of canon confirmation. Employing Model Beijing Operas in the Cultural revolutionofChina andWesternCanonsputforth byAmerican scholar Harold Bloom as examples, the author attempts to examine the very conditions and reasons of canon formation under different social and cultural contexts.
    Key words: canon; literature; ModelBeijingOperas; HaroldBloom 

    现在对文学经典日益增长的兴趣是建立在人们对其作用和价值怀疑的基础上的。这种对文学经典的地位和创作的怀疑以及再思考是一种可喜的文化自觉的表现,因为不然的话就意味着对传统的无保留的接受,而那只不过是一种可厌的停滞罢了。这次会议的组织者应该为组织这次经典形成问题的讨论而受到称道。
    在经典问题的研究上有两种不同的途径:一方面,从历史的和社会学的角度对以前的经典的形成进行研究;另一方面从批评的角度出发,研究新的经典如何形成或现存的经典如何被修订,以便为我们当代的状况提供一个更为合理的答案。这里我首先从历史和社会的角度出发讨论两部随机选取的经典,然后冒昧地提出一些关于设计新经典和重新评价老经典的想法。
    什么是经典?尽管在这里我们首先会想到文学经典,但不应该忘记也有宗教经典——不同宗教的不同经典、哲学经典、政治经典、法律经典以及经济经典,它们分别表达并阐明各自领域里的普遍传统或惯例。文学传统之外的经典文本的存在,把我们对文学经典进行重新评价的重要性联系起来。文学经典的改变并不能直接影响社会组织和人们的政治和宗教生活,但它可能会影响我们对生命和社会的想法。因为文学既关注人们的个人生活,如爱情、孤独和死亡,同时也关注个体同他人的关系,比如他和家庭成员、朋友和同事,以及从大的方面来说,他和社会之间的关系。
    从历史和社会的角度来说,所有文学经典的结构和作用都是平等的。所有的经典都由一系列众所周知的文本构成——一些在一个机构或者一群有影响的个人支持下而选出的文本。这些文本的选择是建立在由特定的世界观、哲学观和社会政治实践而产生的未必公开的评价标准的基础上的。这些文本被认为能够满足特定的需要,它们为人们的个人生活和社会行为提供选择,它们提供着针对人们在真实生活中可能遇到的难题的解决方案。这些选文被认为是有价值的并被应用于教育,它们还一起构成文学批评的参照系。
    然而,经典不能只是被描绘成一系列的文本,它的空间的、时间的和社会的维度也一定要被说明。它们在何种地域、语言和文化空间里有效? 它在什么时间内有效以及它的效用是否随着时间而改变? 至于说社会维度,是指它是对每一个人有效还是只对社会某一部分,比如说只对那些具备阅读能力或受到相当程度教育的人有效? 是什么机构或权威负责这些文本的选择和给予这些经典以尊严? 有一些经典的确认是严格的,有些却相当宽松,经典的固定程度部分地取决于确认经典的机构和权威,部分地取决于持接受或拒绝态度的读者群。无论怎样,我们不能随便说一个文学经典,即使是现代作品,因为我们必须明确我们心中指的是中国经典还是外国经典,或者二者都是,即世界文学经典。我们必须明确我们考虑的是出于学校教育目的的严格意义上的选本, 还是文学史或批评史上提到的相对宽松的选本,还只是小说和诗歌中偶尔提到的文本。往往还会有一个由出版社和书店提供的更为宽松的选本,因为总有一些不受官方干涉的边缘作品的印刷和买卖。简言之, 我们讨论的是“谁的”经典? 每一个经典都有自己地理的、社会的和文化的范围,有它自己的市场,那些固定程度或高或低的规则只能在那个范围内调整文学权威(教育者、批评家或其他专家)和一般读者之间的关系。
    有几种确认经典的方法。我把经典定义为一系列闻名的文本。一部经典的创作是那些参与文化生活的人的共同知识的一部分。选集迎合了这种共同的知识。格林•约翰逊(Glen Johnson, 1991)通过比较用于教学的不同版本的选集,来研究北美大学的英语文学经典。尽管这些选集涉面很广,但通过观察其中的作家的名字和每一个作家在其中所占的页数,仍然可以为我们提供一个线索,这个线索就是关于一般的教师和学生被认为应该掌握和应该学到的东西。这些统计也通过分析每一个作家所占的篇幅,而为我们展示了文学经典的层次或等级。不同版本的诺顿选集自然而然地把英美文学知识数码化了。他们同样观察到了兴趣的变化,就像关于女性文学或黑人文学的选集所表明的那样。不同版本的学术化选集记录了流行的经典和经典形成中的一些新发展。
    另一种发现经典的实证方法是由罗森格林(Rosengren, 1968)提出的。他同样假设,在受过教育的读者群心中存在着某个尚未明确的经典作为他们的共同知识,批评家对这种共同知识有所察觉,并会在他们的书评中不经意地提到。因此他相信文学评论家的经典是由那些文学批评中经常与其它作家一起出现的作家作品组成。罗森格林分析了一个模式化的比较:“这个作家X远远不如乔伊斯”,推断出乔伊斯已被批评家假设为经典。在他的著作《文学体系的社会层面》中,他计算了被各种书评或多或少提到的作者,从而从两组瑞典批评家的经典文本中发现了一个欧洲作家的等级,这两组批评家分别由活跃于19 世纪80 年代的和20 世纪50、60年代的人组成。他得到了两个相当不同的等级结构,因为不仅一些对现代人而言的知名作家的作品在19 世纪80 年代尚未出版,而且随着文学体系的扩大,一些古典作品已变得不那么重要了。
    一个更直接的来确认一个读者群的文学经典的方法,是以问卷的形式来询问他们的阅读倾向。在我们的书《文学研究与文化参与》(1996)中,我写了一个报告,内容是在一个小范围内进行的实验,即通过问卷的形式对英语系和中文系学生的阅读偏好进行调查。这个实验的前提是,假设他们对某些作品有一些普遍的偏好,那么这些作品就被认为是这一群人的经典。如果这样的实验能够每隔5年或10 年在更大的范围内做一次,我们就可以得到不同时代的学生在阅读经典上的一些变化! 同样不可或缺的是还要加上个人对一个经典的变化的观察和预测。
    建立经典是非常有趣的,但是更为兴奋的是观察不同社会文化背景下不同的经典之间的区别,并对这种差别给予解释。如我所言,文本的选择来自一个复杂的选择标准,这个标准往往来自某一特定的世界观或社会政治实践。从历史的和社会的角度来看,所有的经典都是平等的,但它们中的价值观和世界观并不是对每个人都有吸引力。这就使我看似矛盾性地在题目中提出有些经典比另一些要“更平等”。
    有时获得经典地位的作品的选择标准是相当复杂的,我们必须通过揣测和仔细的分析来确认它们。在我下面讨论的两个随机选择的经典建构中,我们会发现完全不同的价值体系和世界观。我选的是中国文革期间的样板戏和由哈罗得•布卢姆(Harold Bloom )提出的西方经典。
    这8部由1967 年的文革小组指定的样板戏中有5部京剧、2部舞剧和1部交响乐,在当时被视为文艺经典,尽管“经典”这个词很少和样板戏联系在一起,即使在一些英文出版物中,如杨斓的《文革中的中国小说》。但是,按照我对经典的定义,恐怕没有其他作品比样板戏更适合经典的概念。这些艺术作品的选择完全是由1960 年代末1970 年代初的政治权威所支持树立的。这种对戏剧的支持是以牺牲阅读小说和诗歌的个人追求为代价的。在1967—1971 年的《人民日报》和《红旗》杂志上,没有称道过任何一部现代或传统小说或者是哪一位诗人的诗歌(毛泽东除外) 。杨斓在对文革期间的小说作了统计分析以后, 发现在1966—1972 年的5年里,中国境内没有出版一部小说。作为经典的样板戏是极其僵化的,但它要求观众的一致尊敬。继续阅读小说的人很少,而且如果这些小说是1949 年以前的作品或是外国小说,这种阅读就意味着极大的个人风险。
    8部样板戏的选择是在一种极端的政治哲学影响下产生的,这种哲学就是毛泽东所倡导的中国应以它的一穷二白而自豪的观念。他在1958 年写道:穷人“想要变化,想做事情,想革命。一张白纸好写最新最美的词句,好画最新最美的图案”。这句话,在第一个人民公社建立时,被刊登在《红旗》上,这是毛泽东的自力更生和他对革命变化以及理想社会的信仰的最明确表达,即,使这个社会成为一张白纸。从一个干净的瓦片开始,就意味着要消灭其它任何模式框架以外的东西。在文革的开始阶段,作为经典的样板戏不可能容忍其它任何艺术产品。
    事实上,样板戏并不是从白纸开始的,而是对一些1958—1964 期间的或更早时间的作品进行的激进的改写。经过改写的文本变化很大。它们对毛泽东的光辉、党的角色、为革命而牺牲、革命英雄主义和继续革命等方面进行了强调,按照杨斓的说法,通过树立样板来对人民进行“理想化和标准化”改造。
    大家已注意到,文革的艺术理想就是所谓的革命现实主义和革命浪漫主义的结合,这个口号是1958年提出的,虽然在文革期间重点更多的被放在倡导破坏和自力更生的浪漫主义方面。尽管对革命浪漫主义的强调要归功于毛泽东对马克思主义的创造性阐释,还有一些作者推测他曾受到中国旧传统的影响,但是毛泽东思想和儒学虽然都从乌托邦模式中得到力量,都是教化性的,都采用英雄提升的方法,革命浪漫主义的根源却并不在儒学。《智取威虎山》中的英雄人物杨子荣,他的机智

[1] [2]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澳门百乐宫登入网址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申博在线入口 |  
Copyright 2006-2009 © www.s88.058tyc.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历史千年 版权所有
豪客彩下载安装 永利博集团盘口 万象城体育 澳门永利最可靠网投 澳门葡京平台官网
浩博国际在线娱乐城 必赢棋牌4大优惠 王者之冠 皇冠娱乐城网站 申博太阳城管理平台
澳门金沙国际注册 888真人2级会员 牡丹管理登入 星际开户注册 酷彩电子洗码
博狗娱乐 申博在线咨询登入 申博手机游戏 胜博国际备用 大奖娱乐官网99pt99